您的位置:首页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08)【作者:nm881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八)

  气喘吁吁的高贝宁靠着墙,胸膛急促的喘息着,紧紧地搂着已经失去意识的熟妇,害怕她真的落入水中。

  看着双目泛白,因为极度的高潮,浑身还在颤抖的王阿姨,那美丽的脸盘上流淌着自己的口水,那发自肺腑的满足感,让高贝宁兴奋异常。

  仔细的给王阿姨擦拭干净身体,将女人的身体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擦拭爱抚了一边,那已经被肉棒抽插的红肿的小穴,犹如疾风中摇曳的花朵。

  「嗯……好舒服!!!!」被高贝宁细心的抱到床上的王阿姨,在经历了极度满足的高潮后,躺在柔软的床上,感觉真的好舒服,好幸福。

  已经昏迷的女人,以为细心照顾她的男人是自己的丈夫,迷迷糊糊中,王阿姨抱着高贝宁的脖子,将自己的脑袋埋在男人的胸膛,小鸟依人般的熟睡了过去。
  看着怀里乖巧的熟妇,高贝宁觉得十分满足,在自己的努力下,这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成熟美女,自己的同学的母亲,居然被自己的大肉棒操穿的了子宫,还在极度的高潮中昏迷失禁,金黄的尿液流满了浴缸。

  满足的看着女人,连续射精抽插的高贝宁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困倦,抱着女人柔软的身体,也渐渐的熟睡了过去。

  「滴滴……滴滴……」被惊醒的高贝宁,看了一眼手机,5:20。

  小心的挪开被女人枕了一晚,麻痹的手臂,看着正在酣睡的王阿姨,女人那美妙雪白的肉体就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的视线下。

  「阿姨,该起来了……」一边摸着女人的娇躯,一边唤醒正甜美熟睡的美人。
  「不要嘛!!!老公……我再睡会……」闭着眼睛,不想起床的王阿姨还以为是自己的丈夫在打扰自己的美梦。

  「哈哈哈,这么快就叫我老公了???真乖,我的好老婆……」

  「嗯??」感觉到了异样的女人,努力的睁开了自己的美瞳,却看到高贝宁那邪恶的面容近在眼前,根本不是那个应该出现在她身边的丈夫。

  「你……我……」反应过来的王阿姨,急忙用被子盖住了胸前的春光,蜷缩着身体恐惧的看着浑身赤裸的高贝宁。

  「王阿姨,你不至于这么怕我吧,毕竟昨晚我们可是很恩爱的哦……」抚摸着女人裸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高贝宁继续挑逗着害怕的王阿姨。

  「你,你闭嘴……」想起昨晚那疯狂的一幕一幕,她那让人羞愤的尖叫,男孩那猛烈的抽插,让现在已经清醒的王阿姨无地自容。

  「哎哟,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你的男人……」

  「你,你放屁……你,你不得好死……」一想到昨天晚上男人粗暴的插入,自己那本应该属于自己丈夫的下体,那私密的小穴被巨大的肉棒塞满,甚至最深处的子宫都被高贝宁轰开,将大剂量的精子直接洒满了子宫内。

  巨大的羞辱和背德的恐惧,让这个刚刚清醒的女人泪流满面,自己的不幸遭遇和对未来的迷茫,让这个四十岁的人妻人母委屈的无声哭泣。

  「我说,王阿姨啊,你不至于早上一起来就哭吧……」高贝宁的手钻进了被子,摸到了女人乳房上,感受着女性特有的娇嫩和丝滑。

  「你别碰我……你这个混蛋……」哭的双眼红肿的王阿姨,看到高贝宁还在继续的侮辱她,顿时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愤怒的看着作恶的男孩。

  「不碰你???你说你身上我哪没碰过???是你的奶子,还是你的小穴,你说???」高贝宁每说一个地方,就用手碰触一个地方。

  高贝宁的话让王阿姨无法反驳,昨天晚上那疯狂的交合,自己身为女人所有象征贞洁的地方都被这个男孩一一把玩过。她,现在已经是一个被人玷污过的残花败柳了。

  「呜呜呜……啊啊啊……」约哭越伤心的王阿姨,已经悲愤的难以自控,浑身都在急剧的颤抖,那发自内心深处的呐喊,让她觉得就这样死了就好。

  「你还是别哭了,你想想,你都是为了你的儿子,要不是你这样的牺牲,你的儿子能被放出来么??」

  一提到焦桐的安危,王阿姨的哭声果然小了下去,「你……会放过他吧???」
  王阿姨已经给予了高贝宁自己所有能给的一切,自己的清白,自己的肉体,将自己送到了他的床上任他随意的玩弄,现在她最关心的的不是她自己的得失,而是她那宝贝儿子。

  「放心,只要你乖乖的,你的儿子绝对没有问题……」一边把王阿姨的美腿抱在怀里抚摸,一边宽慰着患得患失的女人。

  「嗯……」得到高贝宁准确答复的王阿姨,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她已经没有心思计较玩弄自己美腿的男孩。

  「等会,医院开门了,你就走吧,免得被我妈看到了,事情就不好说了……」
  「嗯,我知道,你记住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如果你敢反悔,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呵呵呵,我,高贝宁是什么样的,绝对不会欺骗自己的女人,你要对我有信心……」

  「谁是你的女人,不要脸……」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男孩,居然想要自己成为她的女人,这让王阿姨觉得不可思议,也觉得十分羞辱。

  「反正现在还有点时间,我们在来玩一会……」说着,高贝宁就跪在了女人分开的双腿间,将自己勃起的肉棒抵在了女人裸露的小穴口。

  「不要,你说过,过后不再纠缠我的……」看到高贝宁想要再一次侵犯自己的肉体,那巨大的肉棒又一次兵临自己小穴的洞口,让王阿姨的心再一次紧张起来。

  「NONONO,今晚还没过去,现在天都还是黑的,难道,你不准备履行承诺,你不想救你的儿子了???」高贝宁居高临下的看着虚弱的女人,一脸的有恃无恐,「反正操都被我操过了,你还在乎多一次么???想想你那还在看守所的儿子……」

  『是啊,反正操都被他操过了,只要他开心,只要他能把桐儿救出来,这残花败柳的身子,他喜欢就给他吧……』

  王阿姨只能放弃了抵抗,哀怨的看着高贝宁将自己的一双美腿分开,将女人最私密的小穴在他的面前展露开。

  羞愤的女人无奈的闭上了双眼,再一次将自己的肉体交给了这个强势的魔鬼,任凭他玩弄折磨。

  「啊……轻点……疼……」当那巨大尺寸的肉棒再一次插入小穴时,昨晚疯狂后依旧红肿的小穴让王阿姨疼痛的快要疯掉。

  「太干了,你抹点自己的口水,要不然疼的是你自己……」

  被羞辱到这样地步的王阿姨,为了少受点折磨,为了让自己的下体不至于被撕裂,只能卑微的将自己的唾液涂抹到小穴,方便男人的抽插。

  「啊……」虽然有了唾液的湿润,高贝宁顺利的插了进去,但是昨晚留下的红肿还是让王阿姨疼的冒了一身的冷汗。

  「真舒服,真紧,真温暖……呼呼呼……」女人的下体就和女人的肌肤一样,年满四十岁的王阿姨不单单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出头的女人,就连私密的小穴都像是少妇一般紧凑。

  「你轻点,别这么快……啊……」强忍着疼痛的王阿姨紧紧地抓着高贝宁的双臂,一双美腿死死地盘在男孩的腰上,阻止他猛烈的冲击。

  「你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多了……嗯???」
  沉默不语的王阿姨,没有回答高贝宁侮辱性的问话,只是默默的忍受着下体的疼痛和男人的侵犯。

  「说不说,说不说……」看着女人坚韧的样子,高贝宁立起身子,抱着女人的腰部就是一顿猛烈的抽插。

  「啊……要裂了……要被撕裂了……啊……救命……我说……我说……」那痛入骨髓的撕裂感,让咬牙死撑的王阿姨瞬间崩溃。

  「你,你厉害……你最厉害……啊……不行了,放过我……求求你……真的不行了……」女人实在受不了如此的折磨,只能开腔回答男人侮辱的话语。
  「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啊???你说啊……继续说啊……」

  「啊……你,你比我老公厉害……你比他厉害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啊……」已经疼的眼冒金星的王阿姨,没有机会再顾及自己的尊严,高贝宁问什么她就顺着他的话回答。

  「你喜欢我操你,还是喜欢你老公操你……」

  「我,我……我喜欢你操我,啊……操啊……草死我啊……」姗姗来迟的淫液终于布满了女人阴道,剧烈的疼痛渐渐的缓和了下去,伴随着阵阵的酸痒让女人小穴开始渴望男人的抽插。

  剧烈的疼痛,肉棒的渴望,自己的放纵,对现实的逃避,让王阿姨再一次沦落到了高贝宁的胯下,重新扮演起那个渴望性爱的母狗。

  「啊……好爽……操我……用力操我……你不是喜欢操我么???来啊……操烂我的小穴,射满我的小穴……啊……」在黑暗的深渊看不到光明的王阿姨,只能自我麻醉般的放任自己在高贝宁的身下娇喘尖叫。

  「你这个贱女人,真骚,我操死你……呼呼呼……」女人激烈淫荡的回应,深深的刺激了高贝宁的神经。

  王阿姨一声声娇羞的叫声在他耳边回绕,能让自己同学的母亲像一个母狗一样在自己身下如此淫荡,此时此刻高贝宁已经魔障了一样,只知道加快抽插的速度,用更加恐怖的力度让她疯狂,让她哭泣,让她登上性爱的巅峰。

  迷失的王阿姨紧紧地抱着高贝宁的脖子,将自己的乳房死命的压在他的身上,双腿夹住了男孩的腰,让自己的娇躯挂在男孩的身上。

  高贝宁抱着女人的肥臀,疯狂的挺动着自己的腰,让自己的肉棒更加深入的抽插着女人的小穴。

  「啊……要来了……不行了……要被操死了……啊……」王阿姨在高贝宁的冲击下,已经到了最后崩溃的边缘,长时间的尖叫呐喊,让她的嗓子都开始沙哑。
  「你让我射哪???快说……」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的高贝宁,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调戏这个可怜的熟妇。

  「射我身体里面,射满我的小穴……彻底的占有我,糟蹋我吧……啊……」已经失去理智的女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依靠着本能去追寻最刺激的性欲。

  「好,我就射满你的小穴……啊……来了……啊……」

  「啊……啊……好多,好多,好热,好烫,要死了……啊……」

  静止的两个人,就这么保持着交媾的姿势,谁都没有动,瞪大眼睛,张开嘴的王阿姨拼命的张开了自己的双腿,体会着那以前都没享受过的高潮。

  趴在女人身上的高贝宁则气喘吁吁的亲吻着女人的乳房,将乳房上女人的汗水都舔舐到自己的口中慢慢品味。

  「哒哒……哒哒……哒哒……」隔着玻璃看到外面走廊的灯都亮了起来,医院已经开始准备上班。

  「你快点从我身上下来,等会被人看见了……」回复过神志的王阿姨,急忙推开自己身上的男孩。

  「你先走吧,你儿子的事情,我会解决的……」舒服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高贝宁,看着急忙在地上找衣服的王阿姨,邪恶的笑着。

  「你最好信守承诺……」已经被高贝宁玩弄多次的女人,再也没有什么害羞的,加上时间紧迫,直接就当着男孩的面,穿起了衣服。

  高贝宁一边平复着气息,一边观赏这个这个极品尤物的美妙肉体,那雪白风韵的娇躯根本就不像是生过儿子的熟妇,但是那端庄大气的面庞又有着少妇无法比拟的雍容。

  「你给我……」已经穿戴整齐的王阿姨,突然站到了高贝宁的床前,怒视着他。

  「怎么了,什么东西给你???」一脸疑问的高贝宁看着突然发怒的女人,疑惑的问道。

  「你,你把我的内裤藏哪了???赶紧给我,我要走了……」

  「谁藏你内裤了!!!你自己找找,赶紧的,等会我妈看到你在这过夜,别说救你儿子了,不把你儿子弄死就不错了……」

  「你……」有口难言的王阿姨,只能撅着屁股在沙发底下,床底下寻找自己被丢弃的内裤。可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来不及了……你先走吧,路上注意点,没事的……要不然真来不及了……」一脸无所谓的高贝宁看着忙碌的女人,反而一脸邪笑的连声催促。

  「你,真不是你拿的???」

  「我拿你内裤干什么,你连整个人都被我吃干抹净了……」说着高贝宁赤裸着身子下了床,晃荡着胯间的肉棒,走到了女人的身边。

  「别怪我没提醒你,等会真的被我妈看到,那事情就不可挽回了,你儿子绝对会死翘翘……」高贝宁在女人没穿内裤的套裙上狠狠的拍了一下,然后隔着女人衬衣在她的乳房上玩弄。

  「放手,我现在就走,但是你要记得我们的约定……」

  「好啦,好啦,你放心吧……」

  看着不甘的女人小心翼翼的打开VIP的大门,先是探出脑袋看了一下空无一人的走廊,发现没有人后,急忙摆脱身后高贝宁在自己屁股上抚摸的邪手,跑了出去。

  「哈哈哈,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女人,你以为这就结束了???没门……」看着关闭的大门,高贝宁自言自语的说着。

  而这边逃命般的跑出VIP病房的王阿姨,回头看了眼那间病房紧闭的大门,昨晚发生的那些屈辱和疯狂的事情,让她觉得自己像是游历了地狱一般。

  不知道哪来的寒风,从裙底直愣愣的吹了进来,吹在光溜溜的下体,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刚刚还没有发觉,现在她都快疯了,之前高贝宁射入她体内的大量精液还没来得及处理,现在随着她走动开始往下流,她只能用力的夹住自己的双腿,努力的闭合着自己的小穴,免得那斑白的精液顺着自己的大腿流下来,低落到黑色的丝袜上。

  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洗手间收拾,现在她只想快点逃出这个医院,免得被人看到她昨晚出现在这个医院,她要避免所有可能,让别人知道她昨晚那些可耻的举动。

  「等着吧,女人,你是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哈哈哈……」高贝宁站在窗户前,一边嗅着带着王阿姨味道的内裤,一边看着像小偷一样的王阿姨,双腿怪异的一步一步走出医院。

  一脸邪笑的高贝宁,把玩着自己手上的手机,胸有成竹的高贝宁就像是准备狩猎的饿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