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驭奴随笔-极品绿帽太子爷】【作者:wcjushi】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前言:YY不解释,时间线合理性神马的都不必深究……

  ***********************************
  头等病房内,唐兵鼻青脸肿的躺在病床上,他因为调戏唐生的女人被暴打了一顿,陷入了昏迷之中。然而没有人知道,此刻他的脑海中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嘿嘿嘿,想要报仇吗?想要让唐生知道冒犯你的下场吗?想要将他身边的女人全都变成你的性奴隶,让他带上无数的绿帽子,屈辱的看着你玩弄他喜欢的女人吗?不要抗拒,接受我的力量吧……」

  一道红光笼罩在唐兵的身上,当光芒消失之后,他从沉睡中苏醒开来,睁开了充满邪性的双眸,低吟道:「唐生……唐瑾……与你们的再会真是让人期待啊,哈哈哈!」

  蕴含着淫欲的笑声在病房中响起,宣告着唐兵的复仇要开始了……

             *********

  「听说你有个秘密要对我说?」

  唐生倚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说道,他心里根本没把眼前的紈绔子弟,名义上堂兄弟放在心上,只不过閑着无聊又看在好歹有点亲属关系的份上,听听对方有什麼話要说。

  「是的,唐少。是我蠢,被人利用,我爸他狠狠的教训了我,我知道错了,我来就是想道歉和说出真相。」

  唐兵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低头弯腰道,唐生则不置可否,轻哼了一声道:「说吧。」

  唐兵的脸上露出一丝难色,看了看唐生身边的几女,似乎欲言又止。女孩们也很识趣,不待唐生开口,径直走开了。看见这一幕,唐兵再次低下了头,眼中闪过羡慕嫉妒恨,唐生何德何能居然能获得这麼多高素质美女的欢心。

  唐生依旧坐着一动不动,脸上似笑非笑,他倒想看看对方想玩什麼花样。就在这时候,他看见唐兵抬起了头,双眸中闪现着红光,眼神立刻变得空洞了起来。
  「唐生,你的愿望是开一个大大的后宫吧?我是你的堂哥,我可以帮你,如果你将你喜欢的女人全部都让我调教的話,可以让她们成为最出色的性奴,这样一定可以完成你建立后宫的愿望。怎麼样,唐生?」

  唐兵低声诱惑道,双眼闪烁着莫名的光芒,紧紧盯着唐生。唐生的脸上露出一丝迟疑和困惑,但再次闪现的红光让他沉声道:「我明白了,我会将我喜欢的所有女人全部都交给堂哥您调教,希望堂哥能帮助我建议一个大大的后宫!」
  听到唐生答应的瞬间,唐兵的脸上露出得意和淫邪的笑容,淫笑道:「嘿嘿,当然了,我一定会将她们全都调教成最最变态淫乱的母狗性奴,一定可以让唐生你建立一个大大的绿帽后宫,哈哈……」

  笑了一会儿,唐兵一脸淫荡的问道:「唐生,你最喜欢的女孩是谁?还是处女吗?」

  唐生似乎也被传染了同样的淫荡笑容回答道:「我最喜欢的女孩是唐瑾,她还是处女,我们一直只用69式相互口交,因为我们的约定是要在老唐巷里完成第一次,有着特殊的意义。」

  听到唐瑾居然还是处女的时候,唐兵感到股间的肉棒肿胀了起来,恨不能立马将其按在胯下奸淫,不过想到已经是手到擒来之事,他也不急于一时,接着问道:「那麼还有那些女孩是处女呢?」

  「关豆豆……端木嫣……宁萌……」

  唐生下意识的说了许多女孩的名字,每一个名字都让唐兵心头的火热高上一分,很快这些女孩都会是属于他的了……

             *********

  昔日破败不堪的贫民局老唐巷早已物是人非,变成金陵古城的老宅旅游区,唐瑾来到号作「瑾居」的九五豪宅,她知道唐生早就在里面等着她了。

  进到主卧室,只见唐兵大模大样的坐在床头,而原本的主人唐生却如同仆人般的站在一旁,更加诡异的是唐兵竟然不着片缕,陈姐正跪在他的双腿之间,脑袋上下起伏着,发出嘖嘖的吞吐声。

  看到如此淫靡的一幕,唐瑾张大了嘴巴,突然感到一阵恍惚,似乎忘记了什麼,只是愣愣的看着陈姐为唐兵口交。

  而唐生则像是根本不在意此时发生的是什麼,笑着对唐瑾说道:「小瑾你来啦,我特地请了堂哥过来做我们约定的见证人,你不会在意吧?」

  发愣中的唐瑾这才回过神来,发现对面的唐兵正用淫邪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扫视着自己的身体,那目光似乎能穿透身上的衣服,被视线扫过的娇躯犹如火烧一样,体内燃起了一个强烈的欲望,一缕晶莹的液体顺着大腿滑落下来。

  察觉到自己居然在爱人之外的男人的视奸下发情,唐瑾的心头闪过无比的羞耻,然而手上却做出了更加淫乱的举动,一手撩起裙摆,一手解开上衣,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当然不在意了,还非常感谢堂哥来做见证人,我按照约定没有穿内衣裤呢。」

  望着女孩白皙的美肉,唐兵感到胯间的肉棒再次膨胀了几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唐瑾,听说你和唐生约定要在对你们有特殊纪念意义的这里才将处女献给他是吗?」

  「是的,我和唐生只进行过口交,我还保留着处女之身。」

  唐瑾大声的回答道,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所说的話有多麼的淫荡。唐兵露出满意的笑容,扭头对唐生说道:「唐生,那麼作为见证人的我要将肉棒插入唐瑾的处女小穴里帮你鉴定一下她对你的爱,你觉得呢?」

  「当然,这是见证人必须做的事情。唐瑾,为了表示你对我的爱,让堂哥的肉棒插入你的处女小穴吧!」

  唐生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浑然没有感觉自己所说的話与将要发生之事的矛盾衝突。唐兵趁机继续说道:「唐瑾,你听见了吗?你最爱的唐生要你将自己的处女小穴献给我的大肉棒,自己来吧。」

  「是的,为了表达对唐生的爱,我愿意将自己的处女小穴献给堂哥的大肉棒。」
  说着,唐瑾的脸上带着神圣崇高的表情,跨坐在唐兵的大腿上,将湿漉漉的蜜穴对准了大肉棒,当龟头撑开她的阴唇的时候,猛地往下一坐。

  「呃……好疼……但身体好奇怪……啊……」

  一丝处女破瓜的鲜血从交合处缓缓流下,唐瑾更是发出痛并快乐着的浪叫,胴体上下起伏着,快速吞吐着唐兵的肉棒。

  一旁的唐生看着自己的最爱在其他男人身下婉转呻吟的模样,股间的肉棒一下子硬了起来,下意识的开始自慰起来。

  「哈哈,唐生你看到了吗?唐瑾流下了初夜的鲜血,而你只能在一旁看着我肏着你心爱的女人一边自慰,这样的感觉是不是让你无比的兴奋?你要把你全部的女人都让我肏,成为最最淫乱变态的母狗性奴,这样你才能感受到至高无上的快感是吗?」

  「是的,看着堂哥你肏着我心爱的女人能令我感到无比的兴奋……请堂哥收下我所有的女人吧,用大肉棒狠狠的肏她们,让她们成为最最淫乱变态的母狗性奴!」

  自慰中的唐生无比恭敬的说道,随着变态誓言的話语声落下,大量的精液从他手中的肉棒喷射而出。

             *********

  「听说一姐昨夜爽翻了,这点锺还没起来,咱们去捉奸吧。」

  关豆豆奸笑着怂恿道,她带着宁萌和端木嫣一块来到了瑾居,其实她是接到了陈姐的电話,三女来的时候陈姐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们了。

  「哇,陈姐你今天这件女仆装真风骚呀。」

  三女惊呼道,只见陈姐上身胸口处的V领开得极低,大片丰满的雪白裸露在外,衣领边缘更是半遮半掩露出粉红的凸起。后背一个菱形的开口将整个白皙光滑的玉背都呈现在三女眼前,而靠近丰臀的一角,一道迷人的臀缝若隐若现。
  下身的裙摆裁得极短,堪堪掩住下体,随着一双玉腿的摆动,三女隐约间看到双腿间有着什麼粗大的物体,一道道水流顺着大腿内侧不断滑落下来。

  如此淫靡的一幕令三女有些惊讶,但也没有多想,还以为是唐生又想到了什麼荒淫无道的主意,便在陈姐的带领下来到了花园。

  「汪汪汪……」

  刚进到花园,三女就听到了几声奇怪的狗叫声,顺着声音望去,却看见了令她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她们嘴里的一姐唐瑾双臂和双腿都对折着被束缚在特制的皮套中,皮套的底部是狗爪的模样,所以她正像狗狗一样的趴在地上。不仅如此,臀部还延伸出了一条狗尾,最奇异的是她的肚子就像身怀六甲般的臌胀着。
  而令三女不可思议的是,打扮成怀孕母狗一般的唐瑾正被她身后的一个男人奸淫着,嘴里还发出如同母狗发情般的叫声。而这个男人居然是唐兵,唐生就在旁边看着唐瑾的淫乱表演,疯狂自慰着。

  「啊……」

  正欲惊呼的三女突然心神一晃,好像是忘记了什麼,摇了摇头,由其中的关豆豆视若无睹似的平淡问道:「唐生,你们在做什麼啊?怎麼唐兵也在啊?」
  「哦,昨晚唐瑾终于成为了我最爱的母狗性奴,唐兵是我请来的训犬师,现在正在帮我对唐瑾进行灌肠交尾的调教呢。」

  唐生一边自慰一边笑着对进来的三女说道,完全没发现自己所说的事情有多麼变态,多麼不和常理。

  「啊,一姐真是太狡猾了!这可不行,唐生,我们也要做你最爱的母狗性奴!」
  三女不依道,说出的話完全违背了伦理。正肏着唐瑾的唐兵见机淫笑道:「唐生,我正羡慕你啊,有这麼多爱你的女孩愿意成为母狗性奴呀。

  闻言,唐生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笑道:「那是当然,我会把她们全都交给你调教成淫乱下贱的母狗性奴,这样就能为我建立一个大大的后宫了!」

  「哈哈,你们听见了吗?唐生说要把你们全都交给我调教成淫乱下贱的母狗性奴,没问题吧?

  唐兵的得意才是真正的得意,曾经高高在上藐视自己的家伙自愿献出心爱的女人给自己调教,这种复仇的快感让他深入唐瑾体内的肉棒再次膨胀了一圈,肏得唐瑾汪汪直叫唤。

  「当然没问题,我们要怎麼做才可以成为淫乱下贱的母狗女奴呢,请您吩咐吧!」

  扭曲的三女一点儿也没有感到疑惑,一脸庄严的说道。唐兵推开高潮瘫软的唐瑾,直接站了起来,挺立着沾满精液与淫液混合体的大肉棒说道:「你们想成为母狗女奴就要称呼身为训犬师的我为主人,首先你们把衣服都脱光,趴在地上,双腿分开,露出你们的淫穴和肛门,我要检查一下你们的身体状况。」

  「是的,主人,请检查我们的身体吧!」

  三女闻言立刻脱光了所有的衣物,一字排开趴在地上,撅起了屁股。唐兵见状上前在她们的淫穴和肛门上掏了几把,神奇的力量令三女瞬间达到了高潮,三道淫水同时喷洒而出。

  「不错不错,你们的身体都非常的淫荡变态,轻轻抚摸几下就高潮了。」唐兵淫笑着,扭头对唐生继续说道:「那麼,她们要成为母狗女奴的第一步调教就要开始了,唐生你知道的,下令吧。」

  唐生的脸上也露出了狂热的表情,点头大声说道:「你们想要成为我的母狗女奴,首先要请求训犬师用大肉棒狠狠贯穿你们淫荡的处女小穴,开始吧!」
  「是的,主人请用您的大肉棒狠狠的贯穿我们淫荡的处女小穴吧!」

  三女异口同声的喊道,唐兵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欲望,先从关豆豆开始,丝毫没有前戏的,大肉棒猛的刺了进去,在女孩的悲鸣声中,一丝鲜血顺着大腿内侧滑落出来。

  看见这一幕的唐生心头一疼,似乎什麼东西破裂了,还不得他想明白,一直注意着他的唐兵说道:「唐生,你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的命令下求我贯穿了处女小穴,这是她们爱你的表现啊。你看她们被我肏得多爽,被肏的越爽,越主动,就说明她们越是爱你。有这麼多爱你的女孩,你应该感到无比快乐和兴奋,是吧?」
  唐生闻言露出恍然大悟的畅快神情,大声道:「没错,就请唐兵你尽情的肏她们,让我好好感受她们对我的爱吧。」

  「哈哈哈……没问题,我一定会狠狠的肏你的女人的……」

  在唐兵的狂笑中,一场淫靡变态的肉宴持续着,纯洁的少女化作了欲望的淫兽。而她们的爱人唐生看着被其他男人狂肏的心爱女孩,带着一脸满足神情,双手套弄着自己硬的发疼的肉棒……

             *********

  唐生后宫大会在瑾居里召开了,唐生所有的女人都到场了,还邀请了唐生的母亲柳云惠。她本来是没用勇气出席这样的后宫会,作为新世纪的婆婆要面对这一群媳妇,压力实在太大了,但后来的一个电話,她还是鬼使神差的过来了。
  当柳云惠入席的时候,她看见的是儿子唐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而所有的媳妇全都赤身裸体的坐在各自位子上,并且每一个人的肚子都鼓得跟怀胎十月的孕妇似的。

  主席位上的是唐家唯一正式的媳妇,一姐唐瑾。不,应该说主座上还坐着一个男人,而唐瑾则抱着大肚子坐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一个巨大的肉棒在她的蜜穴里进进出出,溅起一道道水花。

  「这……」

  柳云惠认出了那个男人,是唐兵,但还待不得她惊讶,唐瑾一边呻吟着一边说道:「婆婆,唐兵他是我们的亲戚,还是这里的管家,我们是一家人,所以您不会在意吧?」

  「恩,没关系。」

  柳云惠喃喃道,感觉到一丝的违和感,却想不起来是为什麼,似乎自己的儿媳妇被儿子之外的其他男人肏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此时唐瑾继续说道:「今天举办唐生的绿帽后宫大会的目的是将瑾居定为后宫大本营,并确定几条规矩……嗯啊……

  第一条:从今天开始,所有绿帽后宫的成员在何时何地都不需要穿内衣裤。
  第二条:所有绿帽后宫成员在后宫内不得随意大小便,必须保持尿道锁和肛门塞的装戴。

  第三条:所有绿帽后宫成员外出时都要在前后两穴插入按摩棒,长期在外必须保证完成每天的例行灌肠,以视频为证。

  第四条:所有绿帽后宫成员不得私自争宠与唐生性交,没有批准也不允许自慰。

  第五条:唐兵作为后宫的管家,有绝对权安排所有绿帽后宫成员的穿着权、性爱权和排泄权等等……「

  所有的后宫条规都是那麼的淫乱变态,但所有人都没有觉得不妥,没意识到虽然说是唐生的后宫,而所有的宫规核心却是唐兵。

  接着,唐生带着母亲柳云惠现场观摩了后宫的日常,实际上就是看着自己的女人如何淫荡下贱的被唐兵奸淫玩弄。全都肏过一遍后,唐兵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淫笑着说道:「云姨,今天是唐生的绿帽后宫成立的大好日子,您身为皇太后,是不是要对妃子们进行一些指导呢?」

  「哦……不知道我要如何指导呢?」

  此时的柳云惠已经呼吸急促,暗中涌起的情欲早就令她打湿了双腿。唐兵见状说道:「很简单,就是让唐生将肉棒插入您的蜜穴,让他重新感受一下他诞生的地方。」

  「让唐生重新感受他诞生的地方?」柳云惠的双眼露出一丝迷茫,但很快的惊喜道:「对呀,我怎麼没有想到呢!那唐生你快将肉棒插到妈妈的蜜穴里吧!」
  「唐生,你还等什麼呢,回归诞生地可是一件神圣无比的事情啊!你应该用肉棒用力刺穿母亲的蜜穴,狠狠的插到子宫里并射进去!」

  唐兵发出了诱惑的魔音,唐生露出狂热的表情,早就怒胀的肉棒抵在了母亲的蜜穴前,深情的说道:「妈妈,我要来了!」

  「哦哦……」

  母子的乱欲奏响了,这是唐生在沉沦后第一次亲身将肉棒插入女性的体内,而对象却是自己的母亲,然而扭曲的意志使得他们根本不知道什麼是乱伦,反而露出神圣崇高的神情。

  看着唐生将精液射入亲生母亲的子宫,唐兵笑得愈加的邪恶,拉起地上瘫倒喘息的唐瑾,拔出臀间的肛门塞,在她肠道内汹涌澎湃的液体还来不及喷发之际,用大肉棒狠狠的堵了上去。

  「哦啊啊啊……」

  疯狂便意的逆流令唐瑾发出诱人的淫叫声,更是娇躯颤抖着从蜜穴中涌出一道喷泉,她居然在这种情况下高潮到了潮吹。

  而唐兵则淫笑着说道:「唐生,你心爱的女人唐瑾正在被我肏着屁眼呢,你看她被肏得多爽啊,淫液都喷出来了。那作为爱人的你是不是要感同身受的亲身体验一下她此时的感觉呢?」

  刚刚在母亲身体里内射的唐生闻言点点头说道:「没错呀,我当然要感同身受的体验一下爱人的感觉啊。」

  「那麼,你可以让你的妈妈帮你啊。云姨,身为母亲,你是不是要帮助自己的孩子呢?」唐兵蛊惑道,而柳云惠则一本正经的回答道:「那是当然。」
  只见唐兵从地上捡起了一根双头龙递给柳云惠,而柳云惠则很自然的将双头龙的一头插入了自己的阴道,接着另一头没入了儿子唐生的身体。

  「哇……」

  听着被亲生母亲爆菊的唐生发出的呻吟,唐兵心中复仇的快感达到了巔峰,怒吼着将精液射入唐瑾早已满胀的肠道,然后猛然将肉棒从她的肛门中拔出,并将其的屁股对准了交合中的唐生母子。

  高潮中的唐瑾根本无法抑制早以汹涌澎湃的便意,混合着粪便与精液的污液像火山爆发般的从她的肛门中喷涌而出,散发着恶臭的秽物劈头盖脸的洒落在唐生母子的身上……

             *********

  杂篇:淫乱女警的夜间诊疗夜,一辆警车停在了某某医院,从车上下来了一名风姿卓越的年轻女警,只见她面带羞色的摸了摸肚子,扭头看了看黑色的车窗,咬咬牙走进了医院大楼,一行来到了肛肠科。

  现在已经是深夜,除了值班的医生和护士之外已经没有病人了,如此亮眼的女警出现,顿时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年轻的男医生整了衣装,坐直身体问道:「警官,你有什麼事吗?」

  「那个……」女警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医生,我叫宁欣,我是来看病的……是便秘!」

  听见美女说出如此私密的病症,男医生的呼吸顿时有些急促,勉力保持平静的说道:「哦……那我给你开点泻药吧。」

  看样子他可能也就是个菜鸟医生,在美女的压力下连诊断流程都不记得了。当医生拿起笔想要开药的时候,宁欣的眼中闪过一丝决意,突然拉住医生的手说道:「不行啊医生,我……我的便秘很严重,吃药没用,不信你……你摸摸……」
  只见宁欣就这麼拉着医生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周围的两个护士看见了都一脸惊异。

  「是……是挺严重的。」

  医生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他总算没有忘记医生的技能,手指轻压能感受到对面女子的腹部有点硬硬的感觉,的确是严重便秘的症状。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在宁欣来此之前,已经戴着肛塞限制排泄整整两个星期了,便秘不严重才怪呢。
  「哦……」

  腹部被按压的宁欣发出了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感的呻吟,听到医生的肯定,她面带红潮的说道:「我听说灌肠的效果不错,医生你帮我灌肠吧!」

  「灌……灌肠……」

  医生吃惊道,他不是没给病人灌过肠,但从来没有遇见病人主动要求的,而且还是一个身穿警服的美女警察。

  「是啊,快点帮我灌肠吧!」

  说着,只见宁欣直接站了起来,转身撩起警裙,撅着白皙丰满的屁股。而在医生和护士的眼中,宁欣居然没有穿内裤,随着她的举动,蜜穴和屁眼直接暴露在了视线中。

  呆了好半响,医生才回过神来,让护士去准备灌肠器具,直接则死死的盯着宁欣裸露的私处,他也不管那麼多了,既然是病人自己的要求,还有这等福利,何乐而不为呢?

  「我要开始给你灌肠了,有什麼感觉要说出来哦。」

  作为回答,宁欣还特意扭了扭屁股,医生拿起针筒式灌肠器,麻利的将满满的液体注入了她的肛门。这是标准的医用灌肠器,一筒的容积是300CC。
  「嗯……有点凉凉的感觉。」

  宁欣低吟着说道,医生点点头,继续为她灌肠,并说道:「鉴于你的便秘比较严重,所以我将会给你灌肠900CC。」

  很快的,一共三筒溶液全都注入到了宁欣的体内,医生吞了吞口水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休息一会,等下灌肠液就会生效了。」

  「可是人家现在还没有感觉呢,医生你再给我来一点吧。」

  只见宁欣不满意的扭动着屁股,回头望向医生的脸上带着诱人的媚意。
  「不……不够……」

  医生吃惊道,旁边的护士早就目瞪口呆了。紧接着医生的心头燃起一丝火热,咬咬牙继续开始为宁欣灌肠。

  「已经1800CC了,这差不多是手术前的剂量,你真的没事吗?」
  又是三筒下去,医生颤声问道。只见此刻的宁欣双腿颤抖着,小腹已经隆起,还时不时从肚子里发出咕嚕咕嚕的声响。

  「呃……我没事……啊……医生你继续呀……」

  宁欣一边呻吟一边说道,声音愈加显得娇媚,暴露的蜜穴开始向外流出潺潺的花露,一股淫靡的气息发散开来。

  「还要!」

  「变态……」

  医生张大了嘴巴惊呼道,旁边的护士也低呼变态,他们现在有些明白了,眼前这个叫做宁欣的女警哪是什麼便秘,分明是欲求不满。

  发现医生久久没有动作,宁欣突然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灌肠器,连续快速的自己操作起来。随着第十筒一共3000CC的灌肠液全都没入体内,宁欣的肚子瞬间大了一圈,腹鸣声越来越频繁,屁眼一鼓一鼓的,像是有什麼东西急欲想要从里面出来的样子,蜜穴滴落的淫液更是在她的脚下彙聚成了一片水泽。

  「嗯噢……肚子好胀……」

  宁欣娇吟喘息着,感受着肠道内疯狂涌动着的便意,吃力的站直了身体,在他人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走出了肛肠科。不一会儿,她的身影出现在了妇产科。
  「呃……医生……」

  在娇吟声中,妇产科的男医生看见了进来的宁欣,只见她一只手扶着门,一只手捧着大大的肚子,双腿颤颤巍巍,浑身大汗淋漓。

  医生见状急忙和护士一起将宁欣扶到产床上,他还以为是孕妇的胎儿出了什麼状况。

  「我……肚子好难受……痛……」

  宁欣颤声道,医生闻言立即拿起听诊器贴住宁欣的肚子侧耳凝听,然而却很意外的没有听见常见的胎儿的心跳声,而是一种奇怪的咕嚕声。接着他用手按了按宁欣的肚子,触感也不像孕妇的手感,而是像一个灌满水的皮球。

  「啊……大便要出来了……」

  腹部遭受压力的宁欣突然高吟一声,只见她奋力用手捂住屁眼,整个腰身弓了起来,一股淫液像喷泉一样从蜜穴中激射而出,溅了医生一脸都是。

  这下子先前在肛肠科出现的见鬼般的表情同样出现了妇产科医生护士的脸上,宁欣的叫喊更是让他们联想到了一些变态的画面。

  「这……你不是怀孕……你……」

  医生结结巴巴道,这是宁欣突然挣扎着起来,推开医生,望着墙边水槽的喷头,快步上去一屁股坐了下去。

  「谁说……我不是怀孕,人家还……还是多胞胎……」

  说着,宁欣扭开喷头的开关,大量的清水快速涌入她的肠道,肚子就像吹气球般的膨胀起来,巨大的张力直接崩开了警服下面的几颗纽扣。没一会儿,她的肚子已经大的跟快要临盆的多胞胎孕妇似的,绷紧的肚皮薄薄的,肉眼可见皮肤下血管。

  接着宁欣一手捂着屁眼,撑着巨大的肚子朝医生走去,此刻如果没有外力的帮助,光靠肛门括约肌的力量根本锁不住她肠道内惊人容积的秽物。

  只见她空着的另一只手从警服的口袋里取出一个物件,脸上努力露出最自然的笑容,对着医生媚声道:「医生,帮我把这个塞进我的屁眼锁住吧。」

  她拿出的原来是一个直径惊人的肛门塞,医生和护士哪里能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变态的女人,早就傻住了,医生更是下意识的接过肛门塞按宁欣说的去做。

  「医生,谢谢你了……啊……这把钥匙就送给你吧……这个肛门塞没……没钥匙可是打不开的哦……」

  宁欣娇喘着说出淫荡的話语,她目前的状态可一点儿都不轻松,挺着被灌满液体的巨大的肚子的她举步维艰,步履蹣跚的一步步走出妇产科,往着停车场走去……

             *********

  杂篇:女市长的变态日记我叫关瑾瑜,是魔都市的副市长,同时还是唐生的绿帽后宫中的一员。在唐生的要求下,管家唐兵成为了我的主人,由他对我进行母狗性奴的调教,因为唐生最喜欢淫乱变态的女人,我一定会为了唐生成为一个下贱无耻的骚屄荡妇……因为我有着政府职务,所以不能住在瑾居,只能住在政府分配的单元房,独居在外的我必须每天写日记记录下自己所有的放荡行为,以便随时供主人和唐生检查……

  清晨,膀胱内累积了一个晚上的尿意令我惊醒了。在床上坐直身体的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膀胱传来的酸胀感,睡觉前那一大壶的饮料起到了作用。但是现在的我还不能痛快的上厕所尿出来,因为身为母狗性奴的我已经将排泄权献给了主人。

  我深呼吸了几下,勉力抑制住尿意,赤身裸体的走到客厅,拉开落地窗的窗帘,让阳光直接洒落在我的裸体上,还能清楚的看见户外的景象,下面是人来人往的街道。

  接着,我从旁边柜子里取出一套灌肠道具,向窗外撅着屁股,熟练的将1500CC的灌肠液注射进了自己的屁眼里,这是我每天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从肠道的粘膜上感受到那冰凉中蕴含着火热的液体流动,我的身体开始有了性欲的快感,一股暖流顺着阴道流出。但也仅仅就是如此,身为母狗性奴的我是没有自慰权的。

  其实1500CC的灌肠量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但由于我在政府里上班,总不可能顶着个大肚子去吧?所以,我的灌肠调教的重点就在时间和自控上,我必须在这种状态下不戴肛门塞的完成洗漱和早餐,并且要忍耐到办公室之后才可以排泄出来。

  不久,从屁眼部位开始传来熟悉的酸软胀痛,为了防止粪便溢出,我的肛门括约肌紧紧锁住了屁眼。

  接下来我开始打扮起今天的出门装,从我立志成为母狗女奴的那一天开始,内衣裤这种东西就远离了我的世界,直接一套简单的工作服加黑丝袜的组合。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身衣服,因为我的工作不能衣着过于暴露,连短裙也是正常尺寸的,这对于我母狗性奴的表现是要扣分的,但我不能给主人带来麻烦,所以只能这样了。

  给自己上了一点淡妆,涂上色泽较艳的口红,看着镜子中艳而不俗的自己,我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记得主人说过最喜欢看见像自己这种外表气质高贵纯洁不可侵犯的女性,内里却有着淫乱的肉体,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变态行为。
  强忍着膀胱和肠道内双重排泄欲的前后夹击,我草草的用过早餐,来到市政府大楼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关市长,您好。」

  「嗯……好……」

  很多工作人员都在向我打招呼,他们的眼中都夹杂着一丝异样。我知道,在疯狂的排泄欲的刺激下变态发情的我已经满脸緋红,双股颤颤,样子就像一个放荡下贱的妓女。只是我的身份可能让他们不敢多想而已,其实我的行为比他们想象中的要更加淫乱变态。

  好不容易到了办公室,里面有个人在等着我,他就是罗小虎。他的姐姐是罗蔷蔷,同属唐生的绿帽后宫成员,亦是主人的母狗女奴之一。而罗小虎则是主人的助手,负责监督在外的母狗女奴的表现,所以被我安排到了市政府上班。
  在罗小虎的监督下,现在我终于可以将肠道内的粪便和灌肠液排出,我很自然的将身下的短裙去掉,双腿分立蹲在了地上的脸盆上面。一阵劈里啪啦的乱响,散发着恶臭的污浊秽物几乎将脸盆填满了。

  在享受着疯狂便意从屁眼喷涌而出所带来的快感的同时,我还必须分出一半的意志力死命夹紧尿道,此时此刻我只有排便权,排尿权还被限制着,一片的罗小虎就是监督我的。

  当我排便结束之后,罗小虎用一个袋子将便盆装了起来,同时带走了我的短裙,他说会用防水塑料袋将我的短裙放在男厕所的水箱里,我可以在中午的时候去取出来。

  没有了裙子,我下身就剩下一对黑丝袜,淫荡的小穴和屁眼毫无遮蔽的暴露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坐在椅子上,身体尽量靠紧办公桌,好用办公桌挡着让来人看不到我变态的下体。

  我知道的,这是主人事先安排好的,今天早上没有会议,只要我掩饰的好,不一定会被他人发现。

  不仅如此,桌子上还放着一个空着的一次性水杯,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对我的指令。看完纸条上的内容,我的呼吸急促起来,拿起水杯对准了自己的淫穴,慢慢放开尿道,淅沥沥的尿在水杯里。

  水杯并不大,很快的就被装满,我急忙咬牙用全部的力气夹紧排泄中的尿道。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样看似缓解了一些膀胱的压力,实际上痛快欢畅的小便被强行中断使得尿道传来了剧烈的刺痛。

  好半响,我才从强行抑制小便的痛苦中回过神来,深呼吸了一口,将满满一杯的尿液喝光,那股腥臭的味道竟然给我的身体带来了强烈的快感。

  然后,我光着屁股,夹紧双腿走到一旁的饮水机边盛了一杯水,也一口气喝光。在接下来的上班时间里,每隔一小时我就要重复一次这样的行为,当憋尿极限的时候稍稍缓解些许压力后立即喝水,让自己的膀胱时刻处于尿意崩溃的边缘。
  就这样,一整个上午我就坐着一动不动,在络绎不绝进进出出的下属的工作彙报中,感受着随时会被人发现的下体暴露,以及时刻有可能喷涌而出的尿意中,我淫乱的身体一直处于高度发情状态,紧绷发胀的乳头甚至在衣服上顶起了两个凸起。

  好不容易挨到了午饭时间,我透过百叶窗看着外面工作人员的离去,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光着屁股飞奔到了男厕所门口,发现没人之后急忙走了进去。
  脱掉了一个上午的短裙终于再次穿到身上,我想这一次的裸露经历一定会非常难忘,唐生一定会看着自己的日记疯狂自慰的。

  下午,罗小虎再次进到我的办公室,说是等会儿有一个市政会议要开,他传达了主人的指示,要我现在马上灌肠2000CC。

  这样的剂量使得我的小腹已经有了一些轻微的隆起,但在衣物的掩饰下并不明显。接着罗小虎又递来一瓶可乐让我喝光,最后是一根巨大的按摩棒插入了我的淫穴。打开遥控器开关后,我就要以这样的状态去开会,而遥控器则被留在了办公室里。

  会议上,我所有的心思都用在抑制前后夹击的汹涌便意,按摩棒的震动更是让我一刻不得松懈,完全顾不上会议说的是什麼.

  与会成员也发现了我的异样,还以为是我身体不舒服。我强打着精神,嗯嗯啊啊的应付过去,不让自己的丑态当众暴露。

  一个多小时的会议结束后,我已经被排泄欲和性欲折磨得站都站不起来了,最后还是在秘书的搀扶下才回到了办公室。

  然而这一次,我没有了排泄的权利,因为桌子上放着一个尿道锁和肛门塞,我要用它们锁住自己的尿道和屁眼,打开的钥匙在主人的手上,也就是说我只能在下班之后让主人亲自赐予我排泄权才行。

  也许常人看来这会是一个下流变态的折磨,然而我却在锁上自己的尿道和屁眼时达到了欲望的巔峰,大量的淫液打湿了裙子和座椅,因为我淫乱下贱的肉体已经迫不及待的渴望着主人亲自的凌辱调教……

  ***********************************
  有狼友建议说开始的能力低一点,随着攻略不断增强,我知道这样写比较有看头,但笔力有限,心理描写神马的不好写啊,很耗脑细胞的说……另外,有狼友已经发现了,我的确偏爱灌肠,超量灌肠后从口鼻逆流确实不可能,不过是YY罢了。

  说个灌肠小百科吧,灌肠由直肠注入,进入大肠,而大肠与小肠之间有一个防止逆流的结构,所有再多的灌肠也就是把大肠撑爆,而不会逆流……大肠拉直了大约长1。5米,正常人的的灌肠极限在2000- 3000CC左右,因人而异。尸体由于没有了人体气压,所以能灌入4000CC左右。

  长期大量灌肠会导致肠道菌群紊乱,肠壁破损,甚至脱肛等不良后果。当然有科学的少量灌肠却是一种美容养生手段,例如晚年的宋美龄每天都进行中药灌肠。所以有意者请自己斟酌,文中的可千万别试,哈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