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07)【作者:nm881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七)

  「啊……呼呼呼……爽……用力舔……呼呼呼……」这个奢华隔音的VIP病房内,一个赤裸的男孩挺着巨大的肉棒,骑在同样浑身赤裸仅穿着黑色丝袜的熟妇身上,黝黑的巨物在女人捧起的双峰之间疯狂的抽动,而那个满脸泪痕的女人还张开了嘴,舔舐着男孩硕大的龟头。

  「含住,要射了……啊……来了……」高贝宁疯狂的抽插着王阿姨的乳沟,那不一样的快感让他欲罢不能,高潮快要来临时的高贝宁更是紧紧抓住女人乳房,将硕大的龟头捅进了女人的口中,急速的射出肮脏的精液。

  「唔……唔……呕呕……」蜂拥而至的大剂量精液,让毫无准备的王阿姨的小口根本包含不住,只能将还在发射的肉棒吐出来。

  可是刚刚被推出口腔的肉棒已经猛烈的喷射着,迷糊了王阿姨的双眼,铺天盖地的精液射满了女人的脸庞,就像是洗了一个牛奶浴一般。

  「吞下去,这么好的宝贝,可是非常补的东西……嘿嘿嘿……」王阿姨被气喘嘻嘻的高贝宁压在床上,鼓囊的小脸包含着慢慢的精液。

  「咕噜……咕噜……你,你放开我……」被逼无奈的王阿姨只能闭着被精液糊住的双眼,要求高贝宁离开她的身体。

  「你看看你现在样子,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居然被自己儿子的同学直接颜射,甚至还吞下了我的精子……啧啧啧……」刚刚射精的高贝宁依旧坐在女人的肚皮上,一边把玩着被他的大肉棒抽插的一片通红的乳房,一边开口调戏这个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的同学的母亲。

  「不是这样,不是,都是你,是你逼我的……是你……」被糊住双眼的王阿姨只能闭着眼睛,努力的摇头拒绝,反驳着高贝宁侮辱的话语。

  「难道不是么?那天你在公交车上,难道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我的手指送到了高潮么……」,高贝宁俯下身子,近距离的观赏起王阿姨,这个被自己的精子射满了整个脸部的女人。

  「身为一个母亲,居然被一个和自己儿子一样大的男孩,在公共汽车上用手指抚摸就能达到高潮,你说你不是一个淫贱的女人,那是什么……」高贝宁的话就像是恶魔的诅咒,让一直洁身自好的王阿姨害怕的颤抖起来。

  「我,我不是,你,你,是你……都是你,害我……」不承认自己淫贱的王阿姨,只能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还不承认?你看,这是什么??」高贝宁在瘫软的王阿姨下体狠狠地抹了一把,那已经湿透的小穴上的淫水,直接打湿了高贝宁的手掌。

  女人羞愧的无以复加,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成熟的女性肉体因为高贝宁的挑逗和玩弄,已经本能的分泌出了爱欲的液体,让这个熟透了的王阿姨随时做好了被大肉棒插入的准备。

  「真甜……王阿姨,你下面都湿透,还不承认自己是一个淫荡欠操的荡妇么……」高贝宁那吸允手指的声音传到了王阿姨的耳中,一直是贤妻良母的她,即便是和自己的丈夫结婚十多年来,每次欢爱都是老老实实的传统姿势,哪见过高贝宁这样淫荡的玩弄。

  「呜呜呜……你杀了我吧……你,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无法反驳的王阿姨,在此时此刻只想到了死,前途未明的儿子,被带了绿毛还在家等消息的丈夫,权势滔天无法抵抗的高贝宁,一件件事都压得王阿姨这个平凡的女人无法喘息。
  「哈哈哈……我怎么舍得让你去死呢?你可是一个极品尤物,你这娇嫩的身子我还没有玩弄够,你可不能死……如果你死了,那你的儿子就给你陪葬吧……」
  「你这个魔鬼,你,你不得好死……」

  「行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下贱的样子,陪魔鬼一起洗个澡吧……难道你要这样,带着我的精子回家么……」

  瘫软在床上的王阿姨,被高贝宁拉起来,迷糊着双眼的女人看不见路,只能被高贝宁搂在怀里,一步一步走到VIP病房的洗手间。

  炙热的雾气在浴室里升腾起来,宽敞的浴缸里呆着两个不知羞耻,赤裸相对的男女。高贝宁酸爽的四仰八叉的浸泡在温暖的水中,而王阿姨则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赤裸娇躯,缩在高贝宁张开的双腿之间的空地。

  看着女人脱下的黑丝和高跟鞋,高贝宁玩弄的用脚在女人的身躯上玩弄,「王阿姨,难道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放不开么……」

  沉默不语的王阿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继续以后的生活,虽然今晚为了保住儿子的未来,她舍弃了自己的尊严,背叛了和丈夫之间的约定,将自己清白的肉体献给了这个恶魔一般的男孩。

  可是,过了今晚之后她的生活该如何继续,她和丈夫之间真的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么?即使丈夫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娇妻已经被别的男人玷污,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被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如此淫贱的玩弄,可是她自己却真实的经历了这恐怖的一晚。

  王阿姨知道这一晚发生的事情,她自己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她的身体,她的灵魂都已经被恶魔彻彻底底的把玩过一边,就像是毒蛇爬过,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清洗过脸上肮脏的精液后,犹如出水芙蓉一般的王阿姨,那不符合年龄的雪白肌肤被热气熏出了一丝丝的殷红,就像是可口的蜜桃,吸引着高贝宁不断的去享用。

  「王阿姨,你都结婚十多年了,连焦桐那样的小畜生都生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高贝宁的脚趾直愣愣的擦入了女人闭合的双腿之间,用自己的脚趾头践踏着女人下体的娇嫩。

  「桐儿才不是小畜生……」对于自己宝贝儿子的保护,王阿姨才是最上心的,所有对自己儿子的伤害,她都本能的反抗。

  「哈哈哈……真是一个护犊子的女人,好好好,你的宝贝儿子真好,要不是他,你也不会老老实实的被我玩弄……哈哈哈……」

  对于高贝宁的话,王阿姨没有话语反驳,确实是因为焦桐胡作非为的原因才让她落入了高贝宁的手掌。

  「过来,今晚你必须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你的那个宝贝儿子才能被放出来,要不然……嘿嘿嘿……」高贝宁舒服的躺在温水中,轻挑的用手指向王阿姨勾了勾,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焦桐的安危是王阿姨心中最重要的事情,残酷的牢狱之灾会让她的儿子落入无边的深渊,此时此刻,她只能听话的按照高贝宁的要求去做。

  「王阿姨,我就喜欢你这么乖,听话的女人我最心疼了,放心吧……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焦桐的事情我肯定办好……」

  高贝宁狂妄的话不断的刺激着王阿姨,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自己儿子的同班同学,在自己的耳边说着各种放肆的话语。甚至连她的儿子都算是这个男孩的儿子,那高贝宁对她而言算是什么身份,是她的男人么?是她的丈夫么?

  可是王阿姨现在赤身裸体的和男孩泡在浴缸里,娇嫩的身躯被自己儿子的同学紧紧地搂在怀里,被逼无奈的自己面对这样侮辱的话没有勇气,也没有资格去反驳。

  「给我按摩一下,好好按……」舒服的高贝宁躺在浴缸里,将自己的头靠在浴缸边上,吩咐自己同学的母亲,赤裸着身子给自己按摩。

  事到如今,王阿姨已经不会再去反抗高贝宁的命令,因为她知道今晚无论付出任何的代价,她都要把她的儿子救出来,这是她唯一的目的,而高贝宁却是她唯一的希望。

  漆黑一片的医院,大部分的病人和护士都在熟睡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个豪华的顶级VIP病房内发生着极度淫糜的事情。

  一个四十多岁的美丽熟妇,身为人妻人母的女人,在给一个十多岁,自己儿子的同班同学的男孩做着最淫荡的按摩。

  湿身赤裸的王阿姨,顶着一对丰满巨乳,给闭目养神的高贝宁轻柔的做着亲密的按摩,不顾自己娇嫩的身躯和丈夫之外的男性做着亲密的接触,不顾自己身体的私密部位被男孩随意的玩弄。

  跪爬在高贝宁身上的女人,强忍着下体被男人爱抚的屈辱,强忍着乳房被肆意揉弄的酸楚,认认真真的给闭着双眼的男孩揉着太阳穴。

  「舒服……真舒服……真是一双好手,没想到啊,你还有这技术……平时在家里,是不是经常给你丈夫按摩啊!!!」

  「不要提他,今晚,你不要再提他……」在这样的环境下,高贝宁每提一次她的丈夫都是对她内心的一种伤害,是对她爱情的一种玷污。

  「哎哟,你现在还想着那个废物啊……连自己的女人都没能力照顾,这样的男人真没用……你还不如跟了我,以后的好日子多着呢……」

  「不可能,过了今晚,你就要放了我儿子,我们,我们也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能打扰的我生活,要不然我死给你看……」王阿姨害怕以后受到高贝宁无止境的纠缠,为了丈夫,为了儿子,为了那个美满的家庭,她必须拒绝高贝宁。
  「不识好歹,以后的以后再说,现在你自己坐上来吧……」看着为自己服务的熟妇,高贝宁饥渴的心已经躁动不安,急需彻底的占有这个美艳的熟妇,让自己同学的母亲,在自己的大肉棒下哀嚎哭泣。

  王阿姨早就知道会有这一步,今晚高贝宁肯定会彻底的占有她的身躯,用他那骇人的肉棒插入自己娇嫩的小穴。

  可是,真的到了这一步,握着男孩巨棒的双手还是不住的颤抖,当蹲在高贝宁胯间之上的时候,王阿姨控制着自己的双腿缓缓的蹲下,当她娇嫩湿润的小穴真的碰触到男人火热的龟头的时候,泪水再一次模糊了双眼。

  『对不起,老公,我这都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桐儿还有希望,请你,请你不要怪我……』内心深处不断呐喊的女人,一次次祈求得到丈夫的原谅,原谅她这个被其他男人用肉棒插入小穴的妻子,原谅她背弃了夫妻之间约定,原谅她这个失去贞洁的女人。

  「啊……轻点,疼……啊……」巨大如鹅蛋的龟头借着女人的淫液,破开了王阿姨下体小穴的洞口,将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如此尺寸的小穴撑的疼痛欲裂。
  「结婚这么多年,还生过孩子,居然小穴还这么紧凑,看样子你的丈夫不单单是废物这么简单,还是一个残废……」高贝宁看着女人被自己肉棒撑的眉头紧皱的面孔,继续无情的打击着女人本就破碎的心。

  「啊……呼呼……是你,是你的那个,太变态了……」

  「哈哈哈,那等会你就会感受到这根变态的宝贝的美妙了……」高贝宁握着骑跨在他身上的女人的腰肢,用力的往下压去,射精多次依旧坚硬如铁的肉棒无情的捅入了女人娇嫩的小穴。

  「啊……要裂了……疼……啊……不行了,慢点……慢点啊……你这个混蛋……」身体最娇嫩的地方传来的剧痛,让王阿姨这个快四十岁的女人疼的就像是一个小孩,一边放声大哭,一边用力的抓住高贝宁的双手。

  「这叫长痛不如短痛,我来了……」

  「啊……」

  借着女人不断分泌的淫液,高贝宁一边用力的下压女人的身体,一边猛地挺动着自己的腰肢,硕大的肉棒被女人的小穴吞噬了。

  当肉棒紧紧的抵在女人子宫口的时候,王阿姨只能虚弱的靠在高贝宁的肩膀上,将自己的巨乳压在男人的胸膛,无力的低声呻吟。

  「终于进来了,王阿姨,我终于插进你的小穴了,自从那天在公共汽车上见到你,我就发誓一定会得到你。」高贝宁看着已经快要晕阙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搂着她浑圆雪白的翘臀,「你看,我的肉棒现在已经进入到你的小穴,真的好爽,好温暖……哦……」

  因为剧痛而麻木的王阿姨,听到高贝宁的淫词浪语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曾经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已经快要四十岁的她真的会被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玷污,自己那已经生儿育女的小穴会被这个十多岁的男孩的肉棒贯穿。

  「啊……不要动,真的裂了,真的……求求你……」高贝宁的轻轻一动,带给女人的却是剧烈的疼痛,那来自下体的疼痛让她无法承受。

  「这就不行了,你摸摸这……」

  被高贝宁的手牵引着,来到两个人交合的地方,让王阿姨难以置信的是,已经将自己小穴插入的满满当当的那根肉棒,居然还有富余的部分停留在外面。
  目瞪口呆的女人完全惊呆了,不要说见过,这辈子她连听都没听说过,人类的生殖器居然可以粗大成这样。如果全部通了进去,那,那还不把她捅死啊。
  「放心吧,王阿姨,我会轻轻地对你,我会带你给无穷无尽的乐趣,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男女之间的极度快乐……哈哈哈……」

  在女人被惊呆的情况下,高贝宁带着无与伦比的优越感开始在女人的身上鞭挞,那根火热粗壮的肉棒在王阿姨丝滑的小穴内开始了无情的征战。

  认命的王阿姨,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虽然因为残酷的现实她被迫委身在高贝宁的胯下,但她不想发出任何的娇喘淫叫去配合高贝宁的玩弄。即使被玷污了清白,她也要尽量的保留一丝的尊严。

  本来安静的浴室传来了剧烈的水花声,还有肉体交合的啪啪声,在这个封闭的空间不断的回响。

  王阿姨没想到这个男孩在多次大剂量射精之后,还有这么好的体能,那疯狂抽插的肉棒就像是永不停歇的打桩机,在她小穴内不停的进出。

  那不可抑制的快感传遍了她的四肢,血液开始沸腾,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神经和思绪,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现在她只能闭上双眼,脑海内不断的回想着和丈夫那些甜蜜的画面,用理智去压制不断升温的娇躯,努力的淡忘小穴内的饱满和快意。

  「啊……」趴在高贝宁身上的女人,就像是死尸一般,没有任何的回应,高贝宁直接大掌拍在了女人的娇臀上,突如其来的疼痛惊醒了默默抵抗的女人。
  「你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咯……」高贝宁看着怒目而视的女人,用力的抱住女人的屁股,突然提高了抽插的速度,浴缸里面水花不断飞溅出去。

  「啊……哦……」被高贝宁突如其来的猛烈抽插刺激的没有控制住的王阿姨,终于发出了一声勾人的淫叫,那娇羞的声音就像是来自九天的仙女,淫荡而又魅惑。

  「哈哈哈,你能忍得住么??好好享受我的大宝贝吧……」说着,高贝宁拉着女人从浴缸中站了起来,一把转过女人的身体,抱着女人撅起的屁股,就捅了进去。

  水花飞溅的浴缸里,之间一个丰满的熟妇撅着肥臀,被身后一个男孩抓住双臂,用力的在她的小穴内无情的鞭挞。

  「唔……唔……」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极端快感犹如狂潮一般冲击着熟妇的理智,那肉欲和神志混乱的大脑现在快要一片空白,身后的男孩还在疯狂的抽插,那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满足和撞击,让这个已经熟透的女人本能的感到了快乐。
  『啊……老公,我,我真的忍不住了,他真的太猛了,那根,那根东西真的太大,太舒服了……我……真的好舒服,老公你知不知道……』内心深处不断纠缠的王阿姨,在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其实渴望着巨大肉棒的入侵,但是多年来收到的教育,对丈夫的坚贞和理智克制着她的需求。

  可是今晚,这一切都被颠覆了,高贝宁强势的占有,那根硕大的肉棒无情的插入,年轻人猛烈的撞击,这一切都在瓦解四十岁女人的心房。

  「啊……啊……」再也克制不住的女人,终于在对丈夫千百次道歉中,被身后的男孩的猛烈的撞击,发出了急促的娇喘和淫荡的叫声。

  「啊……不行了,啊……真的受不了了……」女人这辈子第一次遇见如此疯狂的性爱,那让人沉醉的美妙深深的吸引了她。

  那硕大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深深的插入她的小穴,摩擦着她嫩穴的每一寸敏感点,每一次的插入都狠狠的撞击在娇嫩的子宫上,那酸痛又舒服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

  从前面看去,女人稍微丰盈的小腹都能映出男人肉棒在她体内抽插的痕迹,那无与伦比的深度和速度,让王阿姨无法再克制自己的神志。

  「快点……我要……再深点……啊……好痒……里面……里面真的好痒……哦……好爽……」脱去一切伪装的女人,那饥渴的肉体不再受道德的约束,不再在乎家庭的幸福,此时此刻,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就是一个渴望被男人肉棒贯穿的女人,一个嗷嗷待操的女人。

  「这就对了……呼呼呼……不要顾虑那么多,你就是一个下贱的荡妇,就是一个想要肉棒的贱货……操死你……呼呼呼……」高贝宁站在女人的身后,努力的操着自己同学的美艳的母亲。

  「我,我,我就是一个荡妇,我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草死我啊……用力操啊……」语无伦次的王阿姨,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尊严,只是渴望着高贝宁更加疯狂,更加有力的抽插,可以止住她小穴内的瘙痒。

  「操死你,你这个母狗……你这个被自己儿子同学玩弄的母狗……」

  「对,我就是一个下贱的母狗,啊……啊……」

  高贝宁在女人完全的放纵下,体会到了那至高无上的征服欲,将自己同学的母亲操的像一只母狗一般,承认自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

  王阿姨那丰满的乳房,在身后高贝宁猛烈的撞击下,像是一个雪白的布丁,上下疯狂的跳动,在空中挥舞出了惊人的曲线。

  「哦……王阿姨,我要来……啊……」

  「要死了……啊……要死了……不行了……」

  疯狂的高贝宁和即将登天的王阿姨做着最后的殊死搏斗,已经红肿的小穴努力的承受着炙热的铁棒一次次的贯穿。

  「啊……死啦……」在高贝宁即将射精的时候,那猛烈的撞击,直接轰开了王阿姨那闭合的子宫口,那自从生了孩子之后就无人碰触过的子宫口,时隔十多年后,再一次打开了神秘的大门。

  「射了……啊……王阿姨,我全部射给你,射到你身体的最深处……啊……」疯狂的高贝宁在急速的抽插后,猛地停了下来,浑身的肌肉都绷紧,死死的抓住女人双手。

  「啊……呃……呃……」子宫被强势破开的王阿姨,双眼猛的一番白,双腿就颤抖的软了下去,黄色的尿液顺着大腿低落到了浴缸中。

  这个风韵的熟妇居然被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轰开了最娇嫩的子宫,在卵巢内疯狂的射精,甚至还被操的失去了神志,连小便都无法克制,羞辱的尿了出来。本帖最近评分记录